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蜀葵花 >

br 石榴花、叶、果、果皮、根皮皆可入药

归档日期:05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蜀葵花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br 石榴为石榴科落叶灌木或小乔木,高2~5米,原成长于亚洲西部地域,经汉代张骞带入我邦。颠末历代种植,种类渐众。陕西临潼的石榴,鲜红硕大,皮薄汁众,甘众于酸,为我邦石榴之冠。其余,安徽的怀远,云南的蒙自、新疆的叶城,山西的三白皆盛产石榴。石榴的花、果、果皮、根均可供药用。花味酸、有清热止血的收效。果成熟时劈开,金房玉隔,万子同苞,红似玛瑙,白若水晶,酸甜味美。昔人有诗赞说:“雾壳作房珠作骨,水晶为粒玉为浆。” 食用收效: 收敛止泻,杀早,止血,润肺止咳。 主治虚寒久泻,肠炎,痢疾,便血,脱肛,血崩,绦虫病,蛔虫病。花:治吐血、衄血。外用适量治中耳炎。叶:治急性肠炎。 石榴,酸涩,性温,有润肠止泻,止血,驱虫的收效。据药理切磋报道,对痢疾杆菌、伤寒杆菌。大肠杆菌、结核杆菌有控制用意。根(蕴涵根皮)含异石榴碱、甘露醇、有机酸等,对大肠杆菌、金黄色葡萄球菌、绿脓杆菌及众种致病真菌都有控制用意。

  br 【药 名】:石榴花 【拼 音】:SHILIUHUA【来 源】:石榴科植物石榴的花。【功 效】:活血止血、祛瘀止痛。【主 治】:治鼻衄,中耳炎,创伤出血,月经不调、牙痛、吐血。【性味归经】:酸、涩、温《得配本草》:“酸涩,平。”入脾、肾二经【用法用量】:内服:煎汤,1~2钱;或入散剂。外用:研末撒或调敷。【别 名】:榴花(《海上集验方》),酸石榴花(《圣济总录》)。【拉丁名】:Punica granatum L.【考 证】:出自《本草纲目拾遗》。

  br 白石榴花【拼 音】BAISHILIUHUA【来 源】为石榴科植物白石榴或重瓣白石榴的花瓣。【功 效】收涩止血。【主 治】治咳血,吐血,衄血,便血,久痢。【性味归经】酸甘,平。①《四川中药志》:“性温,味酸甘微涩,无毒。”②《福修中草药》:“甘微苦,平。”入肺,大肠,脾三经。【用法用量】内服:煎汤,2~3钱(鲜者0.5~1两)。外用:研末吹鼻。【药用部位】白石榴,重瓣白石榴 2种植物的根(白石榴根)亦供药用,另详专条。【动植物资源分散】产四川。

  br 【药材的采收与贮藏】5~6月花开放时,摘下晒干。【拉丁名】白石榴 Punica granatum L. Var. Albes-cens DC.重瓣白石榴 Punica granatum L. Var. Multiplex Sw.【炮制伎俩】拣净杂质,生用或炒黑用。【考 证】出自《四川中药志》【生药材占定】干燥的花瓣众皱缩,呈黄色或棕黄色。拣取完善者,以温水浸泡后铺平察看,一切呈椭圆形,顶端钝圆,基部略窄,边沿常有破缺。自花瓣基部发出较粗大的主脉,侧脉轻微,网状,均呈棕色,质柔嫩,薄而微透后。以色泽黄白、气息微香者为佳。

  br 石榴花、叶、果、果皮、根皮皆可入药。花盛开时采收叶(夏秋采收),鲜用或晒干备用;根皮终年可采。 1.石榴花3~5克水煎,加黄酒少许服,治崩漏带下。 2.石榴花放瓦片上焙干,加龙脑少许,研细末吹耳内,治耳内流脓。 3.白石榴花12~18克,水煎,分三次饭前服,治痢疾、脱肛。 4.白石榴花7朵、夏枯草8克,水煎服,治肺痈。 5.石榴花(或石榴皮)研细,加麻油,治烧烫伤。 6.新奇石榴嫩叶30克,加水一碗,煎至半碗洗眼,治风火赤眼。 7.石榴根皮12克、槟榔90克,水煎去渣,加白糖服,治蛔虫、绦虫。 8.石榴果皮15克,水煎后加红糖适量,一日分两次服,治久泻痢。 9.白石榴皮4克、莲蓬1个,水煎服,治妇女经水过众。 10.新奇石榴皮捣烂外敷,治疮疖肿毒。(方志政?

  br 11 石榴花治鼻蛆。用法:日常取花晒干研成末,用时每次取0.3克,吸入鼻中。

  br 肺结核患者,正在服用抗结核药物的同时,可取白石榴花24克,夏枯草30克,鱼腥草36克,水煎服。逐日1剂,连服数月,对肺结核有肯定的辅助歇养用意。

  br 13 赤子腹泻:石榴花25g,藕节4个,麦芽 l0g;加水煎服,逐日2次,连服7-8天。

  br 大度的石榴花今朝又被开采出新的药用代价,新疆西部加斯特药业有限公司行使石榴花开采出的维吾尔新药“阿娜尔妇洁液”迩来被列入邦度火把方案。 石榴花正在维吾尔语中被叫做“阿娜尔”,民间不绝用来歇养妇科疾病,有很好的疗效。新疆西部加斯特药业有限公司将眼光对准民族药的开展,颠末实地侦察,正在对维吾尔族古方子的举行开掘拾掇的根底上,采用冷浸、醇浸等高新科技要领,开采出“阿娜尔妇洁夜”,不单调换了过去古板制药历程中大锅蒸煮的落伍工艺,并且升高了民族药的科技含量。新药刚一推出,就跻身邦度级新药、邦度中心新产物队伍。

  br 石榴花虽无牡丹之姿,桃李之艳,柏菊之操,然而正在很众爱花诗人的眼中,它的位子并不低,宋代欧阳修吟日:“榴花照影窥鸾鉴,只恐芳容减“。比之佳丽还美。石榴花还具药用代价。《本草纲目》记有:“榴花“主治:阴干为末,和铁丹(即铁粉)服,一年变白首如漆。干叶治心热吐血,又研末塞鼻止衄血。亦傅金疮出血“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hwak1.com/shukuihua/661.html